主页 > 聚星彩票网注册登录 > >胡惟庸在虚空中的每一步行动有一大半的功劳都得归功于这单的披风
聚星彩票网注册登录

胡惟庸在虚空中的每一步行动有一大半的功劳都得归功于这单的披风

时间:2018-07-10 14:04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好在才子功力深厚,运功止血,如果用眼睛来看,就会发现他现在的肺叶和心脏的血液几乎都不再循环,用普通人的话来说,此刻这两样器官就像是摆放在冰箱里。每分钟呼吸只有十几次,心脏跳动的频率更是降低到几次的程度。
 
    不可否认,这个时候,只要一个小小的变故,打断才子的入定,扰乱了他的这种频率,他的心脏就会像拧开水龙头的开关一样喷血,不受控制,呼吸骤然停顿,瞬间殒命。
 
    本章完,欲知后续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第六章 第一战开始
 
    且不说才子运功疗伤的事,即便他有幸能够请到世上最杰出的医生来辅助他治疗,没个半年的时间也绝然恢复不了的,更何况这样的医生可并不好找。
 
    却说高岳连夜西去,一路逢山开路腾越,逢水踏波而行,不曾停顿。走的都是偏避人稀之地,实在避不开,便放开双足,寻常人等,即便迎面相遇也看不见人影,只能感到疾风刮过。《水浒》中的神行太保戴宗,日行八百里,高岳虽然没有全力奔驰,也快了这位好汉一倍不止。
 
    这一日,高岳来到唐古拉山的沱沱河和当曲河的汇合地,此刻他可谓是风尘仆仆。此时已将入冬,大地寒风呼啸,四地一片萧瑟,雄壮而连绵的大山外,骤然开阔,雪山冰峰下,一地赤黄枯草。这一河之水走北向东,汇集当曲,得天独厚,作天水之势,享有“通天河”美名。
 
    高岳头戴斗笠,身披蓑衣,赤脚而立。
 
    并非他有意赤脚而行,实在是没有什么鞋子能够经受住他的急行,后来索性光脚。到了他这样的修为,倒是不怕石头钉子什么的,即便踩几颗铁钉,也在瞬息间成为铁水。至于将他的脚冻伤,也是不可能的事,此刻他的双脚不但干净而光滑,倘若仔细观察,会发现连个毛孔都没有,简直像一件精美的雕刻品,连一点泥土都没有沾到。
 
    当年佛祖集会说法,雨水不能湿其身,踏淤泥而不染,步步生莲,被后人传得神乎其神。话说这并非所谓的大神通,实乃武功登峰造极之故。
 
    高岳在急行时,自然不可能时刻都像佛祖集会说法一样,需要运功显化“神通”,所以还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而双脚却不同,奔跑时,遇山腾跃,逢水踏波而行,时刻都处于运动状态,表皮有高频率的轻轻振动,自然不垢不净。
 
    高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睛虽然还是睁开着的,但和老僧禅定时无两,仿佛行至此处,触景生情,因而触法,颇有所悟。
 
    但他却很快从这种状态中脱醒出来,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
 
    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悟道”,对于任何武者而言,无疑都是一场难得的机缘,可惜高岳却不为之。天底下仿佛已没有任何事能够打动他,即便是难能可贵的“悟道”,也不能撼动他的决心。
 
    他已为此筹备万全,心无挂碍。也许唯有一事,终究还是让他在此止步,选择短暂停留。
 
    他在等人?等的是什么人?
 
    也许他等的并不是某一个人。
 
    只听高岳几乎是喃喃自语的淡淡说道:“自古以来,天道最为第一,而武道一途,乃于百家末流,可笑凡夫几度揭竿,而妄图扰乱寰宇,以便火中取栗。奈何终究只不过是别人手里的枪头,到头来,受益者,何曾出现过武道大家?名为当权,实是傀儡,可笑愚昧至极。自姜公以神鞭震列国,慑诸侯,推武王继中华正统;祖龙始皇统一周国,推行新政,弘扬武道,强我万民,最终双双惜败。有幸星星之火,亦可燎原,千百年后,武道一脉,出了一个黄龙道,仅以双拳,百家诸子余孽,惶惶如丧家之犬,晚年收明朝剑神李雪寒大侠为徒后,从此隐迹江湖。后来李大侠技成,仗剑攻破‘方外’,屠尽成天口诵释迦的诸魔、法、僧众,创建‘剑神阁’,直到两百七十岁,才偶有闲暇,收了七个记名弟子,从此共同守护中华屏障,不敢有丝毫懈怠。”
 
    说到这里,他的下巴微微扬起,眼睛注视着远方的虚空中,口气突然一变,道:“这守护一脉,真乃大智慧,大无畏,大豪杰。若无大智慧,便攘外之余不能安内,若无大无畏,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凡人亡国亡种,‘方外’早成废墟一堆,尔等可还有今日作为?”
 
    他话音刚落,只见虚空中,骤然伸出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掌,将一朵乌云拔开一道裂缝,而后这只枯掌的主人一脚踏了出来,竟踏空而立。
 
    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武林中人见到这一幕,只怕也要被惊骇出声。但高岳却连眼皮子也没有跳动一下,只因为他之所以开口对着虚空说话,正是已经运用“天眼”,将那朵固定在虚空中的乌云看透。
 
    昔年佛祖以神通运用“佛眼”,可观三界入微之物,佛祖问须菩提:“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诸恒河所有沙数,佛世界如是,宁为多不?”又告须菩提:“悉知悉见,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佛祖实在是在告诫后人,即便是看破了障碍物,也不要轻信,盲信,何况那些东西还是看不到的好,免得动念生种种心,反而走了旁门。故而须菩提也提出:“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佛祖所说的的一切法,运用的一切法,均不可说。实在是哪怕佛祖将自身的修行法门,人生全部经验记载成册,也未必能成就另一个释加牟尼。没到同样的一步,说了也是说天书,只有同样境地的人,才能真正懂得,以此借鉴受益。
 
    这也是高岳为什么见到才子的时候,只给了他一把护道用的兵器,却没有传他护道的法门,是一个道理。
 
    到了高岳这样的境界,自然也已渐渐看到后世记载的所谓“佛眼”、“天眼”、“法眼”,殊途同归,能看透所谓的“三界”,倒是后人吹嘘神化的缘故。
 
    不过运用这样的目力,看破障碍,倒的确能够做到。
 
    虚空中的乌云,并非人们看到的雨云,这朵乌云,远超三千米的高度。换句话说,即便是站在三千米高空的飞机上,用一般的望远镜,也未必能够看到。主要是这朵乌云几乎是接近大气层了,高度自然不必说,最重要的是,乌云里有三个人,若他们想隐身,哪怕面对面站在一个练家子的对面,别人也绝看不见他们的丝毫痕迹。
 
    这当先一步撕开乌云现身的人,不但手掌枯瘦如柴,全身也如根干柴一般,却是一位老者。白发苍苍,披散开来,居然长可及脚腕,面容苍老而清癯,穿着一身紫色官袍。这身官袍颇有讲究,却又很是另类,帽子是皇帝顶戴的燕弁冠,身上穿的紫色官袍,却是绛紫纱服,腰有革带和大带,还披着件绛黄色刺有麒麟图案的披风。他踏空而立,虚空中的狂风似乎不能丝毫吹动他的穿戴,连根头发都没有动一动。
 
    不过明眼人一看,估计立马就看出了这身行头,当真是既好笑又滑稽,这是大臣戴皇冠呢。
 
    高岳一眼就认出了这身官袍,说是官袍并不准确,准确来说是明朝大臣的朝服,只不过这人太瘦小,穿着这身行头,倒像穿袍子一般了。而这个穿着明朝大臣朝服却戴着皇帝燕弁冠的老头子,正是明朝的最后一位宰相,一代谋臣胡惟庸。
 
 第八章 一触即发
 
    这老头子传闻早已经被朱元璋斩首示众,他的巅峰时刻,曾位居明朝洪武左丞相之职,可谓百官之首。骄纵跋扈,生杀废黜大事,径直执行,风头一时无两。此人后脑生反骨,一众开国文臣武将,莫不受过其害,其中首当者,便是大将徐达,密谋告破,反心不改,内结近臣,外勾奸党,死后,罪证告白天下,连坐之人无数,实在是百死不足惜。
 
    但现在,胡惟庸却还活的好好的,朱元璋的尸骨却早已化了。
 
    胡惟庸踏空而立,冷笑连连,却不说话,脚步一跨。
 
    这一跨,实在是宛如看到了神话时代的诸神降临,在虚空中跨出一步,人已到了三千米的高空,又跨一步,居然就来到高岳的头顶。他依然是负手而立,但双脚却是一并,狠狠地朝高岳的天灵盖踩了下来。
 
    这样的姿态,真真是将胡惟庸的乖张和骄纵展现的淋漓尽致,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不屑答言,且一脚踩死你!
 
    高岳虽然冷漠惯了,但涵养功夫可不见得比普通人高多少,人敬我一尺,我还敬人一丈,反之亦然。高岳成长到这一步,心志之坚,可比金石,这样的人物,尊严受到挑衅时,若还讲究“忍”字诀,那么高岳早已经泯灭众人矣,或许连才子都比不上。
 
    每位大高手,都有自己的行事作风,高岳如此,胡惟庸岂能例外?若胡惟庸已不再骄纵跋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已经因为修为不能寸进而老死了,要么就是有了仙佛的成就。
 
    这两种可能显然胡惟庸一种都没有。
 
    “回去!”眼看一脚就要踩实,高岳寒声开口,身形却率先动了。
 
    他没有闪避,也无法闪避,双手一撑,使的是一招“霸王举鼎”。要知道,胡惟庸从接近大气层的高度降临下来,即便他没有动用任何劲力,只是单独的体重,砸落下来,也足够将一座高楼大厦砸出一个透底窟窿,什么钢筋水泥顷刻间成为豆腐做的。
 
    更何况,胡惟庸作风骄纵乖张,有处借力,哪能摒弃不用?他之所以敢以这样的高姿态对付高岳,正是看中了自己这一脚,无异一颗远程导弹,便是个金石铁人,被踩中,也要成为一块铁饼。
 
    但随着一声“回去”,他却陡然大吃一惊。这个年轻人,竟用刚猛硬功将他双脚撑起,脚步丝毫不动,只是塌陷数尺的地面却说明了高岳这“一举”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力道,这还是大半力道都被高岳硬受下来,如若不然,地面恐怕会出现一个“炮坑”。而同时间,高岳化掌为爪,这对爪子,力道大得惊人,爪尖也尖锐无比,十指指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深深陷入胡惟庸的脚踝中,竟然让他摆脱不掉。随即胡惟庸几乎是应声飞上了高空,至少百米高度。
 
    胡惟庸咆哮一声,双手张开,溅血的双脚一钩,是一式“潭底捞月”,隔空倒拍数掌,随即在空中摆了个“铁板桥”,定住了身形。
 
    “你……”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定住身形,一道人影一闪,却是高岳双脚猛踏地面,十跟脚趾头一抠,腿部肌肉骤然鼓胀,腾空百米高。没等胡惟庸开口,脚底板已踩了下来,踩的是胡惟庸的面门。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胡惟庸哪里不知道高岳这是明着打脸,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之气结,他像块石头一般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着,又像个风车一般,狠狠地砸落地面,哪里容他稳身定形?
 
    “噗……”
 
    一口鲜血狂喷,胡惟庸面色惨白的仰望着高空,他虽然受了伤,却还没有重伤到狂喷鲜血的地步,实在是被气的。
 
    高岳并没有停留在高空中,其实他也无法长时间停留在高空。他并没有追杀过来,而是在胡惟庸落地的时候,他也稳稳踏在地面,背对着胡惟庸。
 
    “墨家的传承倒是没有埋没,可惜……”高岳淡漠开口,心里却是凝重了一分。
 
    适才他用的虽是“霸王举鼎”的功夫,其实已经用上了八九分功力,便是十个霸王再生,也是大为不如,如若不然,哪里能够硬扛下来。不过接着他用的功夫却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擒龙大力手”,可惜作用却不大。以他的八九分功力,莫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即便是一块生铁,也捏泥一般容易。但胡惟庸的脚踝虽被抠伤,却连筋骨都没有过多损伤。
 
    这是胡惟庸脚上所穿的鞋子起了保护作用。
 
    胡惟庸虽然派头不小,其实却是个极度惜命的角色。他穿着明朝的左丞相朝服,头戴朱元璋才能顶戴的燕弁冠,但他的鞋子却不再是明朝大臣穿的鞋子,而是一双紫金发亮的长靴,包括他披的麒麟刺绣的披风,和这双长靴正是一套同期产物,不但能够护主,防御力极佳,而且有辅助飞行的功能。
 
    这样的技术,即便是今天的科技也远远达不到,毕竟当今所有可以飞行的产物,莫不是依靠能源的损耗,才能达到各种目的。试问一件披风和一双靴子,外表上看起来和普通物品一般无两,但偏偏能让人翱翔天际,飞到接近大气层的高度,能让胡惟庸这等级别的高手,像是“瞬移”一般,两步就能脚踩高岳的头顶,这是何等高明的发明?
 
    可以说,胡惟庸在虚空中的每一步行动,有一大半的功劳都得归功于这简简单单的披风和靴子,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倘若高岳有这样的法宝,攻守兼备,战斗力何止倍增?
 
    不过,这样的法宝既然在胡惟庸这样的角色
上一篇:堂内尽然只有刘表和自己,莫非这刘表就清了我一个人
下一篇:发出嗡嗡之在这瞬频率的振动要知道即便是坚硬的钢铁面对高频率振